您現在所在位置:
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主要任務
發布日期:2019/7/16 11:16:15  來源:經濟日報  


  優化產品結構,提高產品有效供給能力 
  近年來,我國大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取得階段性顯著成效,有效解決了多年來存在的“地條鋼”、小煤窯等頑疾,鋼鐵、煤炭等行業市場供求關系改善,但許多行業產能過剩問題仍然比較突出,一些深層次的體制性問題沒有得到根本解決。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,必須堅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動搖,鞏固去產能成果,抓住處置僵尸企業的“牛鼻子”,把去產能和深化國企改革、推進企業兼并重組結合起來,修改完善有關資產處置、債務清償、破產清理等方面的法律法規,推動長期虧損、資不抵債的僵尸企業破產重組。要加快構建市場化、法治化去產能長效機制,建立健全環保、安全等方面市場準入和監管標準,采取差別化政策措施,推動落后產能退出。 
  提高產品有效供給能力,關鍵是要推動產品質量變革,提升產業鏈水平。必須看到,盡管目前我國有220多種工業產品產量位居世界第一,但高品質、高性價比產品還比較少,滿足不了國內消費需求。為此,必須把提高產品質量作為增強競爭力的重要環節,深入落實質量強國戰略,開展質量提升行動,大力弘揚工匠精神,營造優質優價的公平競爭市場環境,全面提高工業產品質量。要聚焦重大裝備、關鍵基礎材料等重點領域,下決心突破關鍵技術瓶頸制約,推動制造業“強筋壯骨”。 
  當前,以人工智能、生物技術等為代表的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快速興起,正在重構全球創新版圖、重塑全球經濟結構,與我國經濟轉變發展方式、優化經濟結構、轉換增長動力形成歷史性交匯。要把握歷史機遇,大力促進新技術、新組織形式、新產業集群形成和發展,提高知識技術密集型產品和行業的比重,加速新舊動能轉換。重點要從三個方面發力:一是強化創新驅動作用,加速推進一批關鍵技術突破,推動科技成果從實驗室向市場的轉化。二是強化市場拉動作用,要充分發揮我國市場規模巨大的優勢,堅持以應用促發展,推進示范應用,為新技術、新產品、新業態、新模式發展創造更多商業化的場景應用。三是建立包容審慎的監管體制,加快探索建立與“互聯網+”等融合性、跨區域性突出的新業態、新模式相適應的監管模式,制定與人工智能等新技術、新業態相關的制度法規。 
  增強主體活力,提升企業發展水平和素質 
  制造業強,企業必須強。企業是產品的生產者,是生產要素的組織者,也是技術創新的“發動機”,在供給體系中處于關鍵位置。擁有一批世界領先的優質企業,是發達國家的重要標志,也是我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迫切要求。當前,我國制造業發展比較困難、質量不高,重要原因是微觀主體結構不夠合理,企業創新能力不強。為此,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,必須著力提升市場主體的水平和素質,發展更多優質企業。 
  首先,要積極培育發展有競爭力的大企業。大企業是一國制造業參與國際競爭的主力軍。目前我國大企業不少,進入世界500強的企業也有不少,但主要集中在壟斷性行業,真正具有競爭力的制造業大企業還比較缺乏,許多行業產業集中度不高。這是我國制造業結構存在的一個突出問題。要支持企業以市場為導向,通過并購兼并等方式擴大經營規模。要鼓勵大企業聚焦主業,加強技術改造和創新,完善產品鏈、創新鏈,進一步做強做優。 
  其次,要大力提升中小企業發展水平。當前我國中小企業發展困難增多,必須采取有效措施,為中小企業發展營造寬松的環境。要切實打破各種各樣的“卷簾門”“玻璃門”“旋轉門”,在市場準入、審批許可、經營運行、招投標等方面為中小企業發展創造公平競爭環境。要深入推進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,加大對初創企業財稅、金融等政策扶持,支持創業服務平臺進一步完善產業鏈,促進多元“創業系”和“創業群落”發展。嚴格落實《反不正當競爭法》《中小企業促進法》等法律法規,建立健全能夠促進中小企業發展的公平有序的市場競爭環境。鼓勵企業向專精特優發展,培育發展一批創新能力強的小巨人企業和單項冠軍企業。 
  最后,要支持企業提升創新能力。企業創新能力很大程度上決定著產品供給質量和水平。要全面落實企業研發投入抵扣政策,增強政策實施的操作性和便利性,建立政策落實考核機制,通過政策引導企業增加研發投入。要切實加強政府采購政策對企業創新產品的推動作用,促進首臺(套)重大技術裝備示范應用。加強對企業引進人才、創新能力建設的支持,推動產學研結合,引導和推動創新要素向企業集聚。 
  強化要素支撐,助力高質量發展 
  如果說企業是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“發動機”,那么人才、技術、資金等生產要素就是“燃料”。總的看,當前我國制造業發展正處在新舊動能轉換、爬坡過坎的關鍵時期,迫切需要科技創新、現代金融、人力資源等生產要素與其協同,提供有力支撐。但由于多方面的原因,目前我國制造業綜合成本較高,企業發展中人才、技術、資金等還比較缺乏,導致制造業轉型升級困難,這些問題迫切需要解決。 
  當務之急是要降低成本,切實改變企業“負重爬坡”的狀況,為制造業轉型升級提供必要的時間和空間。要堅持“放水養魚”,切實加大減稅力度,增強企業獲得感。要加強和改進對制造業的金融支持和服務,有效緩解融資難融資貴問題。要提高綜合交通運輸網絡效率,降低物流成本。要降低過高的社保繳費率,確保企業社保繳費實際負擔有實質性下降。要堅持收入水平增長與勞動生產率提高相適應,合理確定最低工資標準。提高電力交易市場化程度,改進電網成本監管,降低電價。要減少行政審批,優化環保、稅務、市場監管等執法方式,營造公平競爭市場環境,著力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。 
  同時,要標本兼治,大力推進生產要素市場化改革。要進一步放寬對民間資本進入銀行業的限制,增加中小金融機構數量和業務比重,促進充分競爭。要適應新興產業和創新創業發展的要求,改革股票發行、交易、退市等制度,深化創業板和新三板改革,探索建立統一監管下的場外交易市場,大力發展創業投資和天使投資,提高直接融資比重。要深化戶籍制度改革,有序推進農民工市民化,促進勞動力在城鄉間自由流動。要深化土地市場改革,加快建立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。 
  從長遠看,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,必須有強大的科技支撐。要切實加強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,實現前瞻性基礎研究、引領性原創成果重大突破,著力提高技術有效供給能力。要推進科技體制改革,完善產學研協同機制,健全技術轉移機制。要推進教育現代化,深化考試招生制度和教育教學改革,完善職業教育和培訓體系,優化學校和專業布局,按照培養創新型人才的要求調整教育體系和課程設置,著力培養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術技能人才,加快建設知識型、技能型、創新型勞動者大軍。 (作者:王昌林 任曉剛 分別系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常務副院長、北京科學技術研究院北科智庫專家)

福彩快乐12中奖助手